峨眉山市人民法院

People's Court Of Emei


以案说法:《黄某与四子女赡养纠纷案》

 640.webp.jpg

  3月6日下午,在“三八妇女节”来临之际,乐山市发布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十大典型案例,引导广大群众尊法学法守法用法,依法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此次活动共征集案例46件,经专人集中评审,最终评选出10个涉及妇女婚姻家庭权益、人身权利和儿童安全、监护内容等方面的典型案例,峨眉法院两件案例入选。

   黄某共有四个子女,分别为大儿子、二儿子、三女儿和四儿子,其丈夫王某于1962年去世后,四个子女由黄某独自抚养成年。现黄某已年满94岁,虽然参加了基本医疗保险以及养老保险,每月可领取养老保险金1859.88元,但黄某年事已高行动不便需专人护理,而四个子女中除了三女儿愿意护理黄某及承担赡养费用外,其余三个儿子均明确表示不愿意护理黄某,也无力分担护理费用以及医疗费。同时,黄某在过去一直是与二儿子及二儿媳、孙子四人共同居住生活。2011年,因征地拆迁当地政府将四人共同安置于当地某镇的安置点并安置四人两套房屋。安置后,黄某与二儿子的家人共同居住在其中一套房屋里,而另一套房屋被二儿子用于出租。随着黄某年事渐高,二儿子对黄某常常恶言相向,并最终将黄某赶出家门,致使黄某这样一个九十高龄的老人在三女儿屋檐下搭棚生活至今,生活条件极其艰苦,故黄某将四子女诉至法院,主张护理费每月2400元和医药费由四子女各承担四分之一以及由二儿子为其提供住所。

 

 法院在受理本案后,考虑到黄某现已94岁,本案的及时处理对其影响较大,故人性化的尽快安排开庭,并在庭前提前到社区及住所地了解实情,在开庭审理结束后也对四个子女进行了大量的释法明理工作。其中,因二儿子明确拒绝调解,故法官在有一方坚决拒绝调解后,较快的对本案进行了判决,及时的维护黄某的判决。

      在办理本案时,法院认为,子女对父母的赡养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也是法律规定的义务。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时,无劳动能力的或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子女付给赡养费的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对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年人,赡养人应当承担照料责任;不能亲自照料的,可以按照老年人的意愿委托他人或者养老机构等照料。”本案中,原告黄某每月虽然可领取1800多元的养老金,但该养老金仅够开支其基本生活及日常的医药费。原告黄某现已94岁,已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及自理能力,日常生活均需要专人照顾,现原告黄某主张每月2400元的护理费,未超过本地服务行业的月工资标准,法院予以确认。据此,对原告黄某主张由被告四个子女平均分摊每月2400元的护理费符合实际的情况法院予以支持。关于医疗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赡养人应当使患病的老年人及时得到治疗和护理;对经济困难的老年人,应当提供医疗费用。” 四被告应当保障原告黄某获得医疗的权利。现原告黄某的养老金仅够支付日常的门诊医药费,一旦出现住院治疗,原告黄某的养老金是不足以支付住院医疗费的,故法院对原告黄某主张的住院医疗费凭票由四被告分担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老年人自有的或者承租的住房,子女或者其他亲属不得侵占,不得擅自改变产权关系和租赁关系。”原告黄某系与被告二儿子及其家人一共4人一并拆迁安置的,原告黄某与被告二儿子一家被安置在安置点的房屋中,该安置房中有原告黄某的份额,被告二儿子应在被安置的房屋中解决原告黄某的居住问题,故法院对原告黄某要求被告二儿子提供住房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故法院判决如下:

       一、被告二儿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在安置点房屋中提供房屋给原告黄某居住;

      二、被告四子女自本判决生效后,每人每月支付原告黄某护理费600元,该款于每月的15日前履行完毕;

       三、原告黄某的住院医疗费用扣除医保报销部分由被告四子女凭票各承担四分之一。


我国法律规定,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这种义务不仅是法律规定的义务,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仍有部分子女未尽到赡养义务,而赡养义务不仅仅包括基本的生活维持,还包括居住、医疗以及特殊护理,本案就是一起典型的赡养案件。

     首先,通过本案的处理明确了赡养老人的义务不得以未享受到对应的权利而拒绝。不少子女面对老人赡养纠纷提出各种各样的理由,但多数拒绝理由没有法律依据,如有的子女以父母有养老保险金及享受基本医疗保险为理由不支付赡养费;有的多子女家庭中,子女之间因经济条件差距相互推诿,更多的情况是多子女家庭中以父母在分配财产时不均而心生怨恨而拒绝履行赡养义务,但这些理由都不能构成子女拒绝赡养老人的合法理由。    

      其次,本案的亮点在于对老年人居住权的保障。在本案中,原告黄某在其丈夫去世后,作为一名妇女独自一人将四个子女供养成人,其中付出的艰辛可想而知,却不料晚年落到如此境地,连政府为其安置的房屋因子女的阻拦亦无法正常居住,着实让人寒心。本案的审理表明老年人权利不得侵犯。

       最后,本案审理过程中,法院对被告进行了大量的教育工作,虽然未能在诉讼中促使子女和父母达成调解协议,但在法院的判决书下达后,四个子女均表示服从法院的判决,随即按法院的判决履行各自的义务,让黄某实现了“老有所居、老有所养”。